骨酒

cp洁癖严重患者
圈地自萌么么哒(*´艸`)



“所有HE都是BE未完的故事。”

【叶蓝】睡美人(一发完)

太太开门收刀片了!!!!QAQ

俺CJ如白纸:

*只想说两个字,慎点。


*6000字左右,写得很迷。


*希望不会撞脑洞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、


 


头很痛,睁不开眼,脑子醒了身体却不想醒,四肢一阵麻木,让叶修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奇异感觉,像飘在半空也像陷在泥里。他动了动手指,有点僵硬,手指用力张开再握紧,指根传来轻微的撕扯感,这种细小的刺痛促使他变得清醒。叶修慢慢睁开眼,感官逐渐清晰,房间里很暗,空气冷而干燥,被子,嗯?被子居然盖得这么好,怪不得身体还是暖烘烘的。


 


“你醒了?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”


 


突然冒出了一个很耳熟但不属于他自己的声音,房间里还有第二个人?什么时候进来的?叶修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起身太快,眼冒金星,头痛也加重了,他皱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。


 


“不是吧,吓成这样。”


 


叶修眯起眼,卧室门口站着一个青年,手里端着茶杯,从茶杯升起的一股热气像替青年带了层面纱。


 


“傻了啊?叶修?修修?”


 


青年把茶杯放到桌上走到床边,脸上挂着哭笑不得的表情,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他抬头迎上青年的视线,没有什么热烈的碰撞,青年的目光是汪春水也是阵清风,看到他心里就变成一根羽毛,轻柔的骚动。


 


叶修用力拉住了青年的手,青年脚下不稳跌坐在床上掉进了他怀里,他在青年颈间闻了闻,是熟悉又安心的味道。


 


“小远……”叶修压着嗓子喊了一声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 


哎,没什么好问的,肯定是沐橙打的小报告。


 


最近他睡得有点多,有时候稀里糊涂的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,睡得兴欣一群人以为出什么事了都跑去敲他的门,有时醒了觉得头痛脑热,走路打飘,上次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,还好老魏站在旁边,他拉了一把稳住了。只是他这一拉,老魏没站稳直接栽了下去。


 


他懒得去医院,没想到沐橙又来这一招。


 


他没有太多惊讶,每次他有点什么小病小痛,第二天许博远就会从G市飞过来。


 


就当是生病也挺好的,他忍不住想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现在是下午四点多,许博远看了一眼时间,他起身拉开了窗帘,外面的天气本就有些阴沉,冬天的太阳也早早准备落下,即使没有窗帘,房间里也是透着昏暗。叶修昨天是几点睡的?好像是十二点不到一些,十六个小时之长的睡眠对叶修来说正常吗?


 


是不正常。


 


卫生间传来洗漱的声音,许博远走到了门口站着,磨砂玻璃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,他用手指缓缓地描绘了一下轮廓。现在的心情比想象中还平静的多,昨天苏沐橙给他打了个电话,说叶修最近不太对劲,会不会得了什么怪病?


 


他当晚就飞到了H市,今天早晨十点坐在叶修的房间里,饭也没有吃等到下午四点,叶修睡得很死,除了呼吸之外就没有动过,连翻身都没有。


 


不过都快五点了医院门诊也挂不了号,做体检也没有事先预约。


 


不着急。


 


因为他来了。


 


不会有事的。


 


叶修打开卫生间的门就看见许博远像根柱子一样杵在门口,背对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。他伸手从背后环过许博远腰间,匀称的身体裹着毛衣像一个软绵绵的抱枕,手感好,舒服。


 


“发什么呆呢。”他问。


 


“等你等得快饿死了。”许博远拍了一下腰间动来动去的贼手,留下了一个红印子的这双手反而扣得更紧了,叶修贴了过去,在许博远耳边吹了口气说:“巧了,我也饿……”


 


“喂!叶修你——”


 


硬物贴在了他的股间,搁着裤子都能感受到滚烫的温度,许博远还没吼完就一阵天旋地转,他被叶修抱起来扔到了床上,摔的晕头转向。叶修欺身压了过去,心里的火星子早已燃成了燎原的大火,他捧住许博远的脸对着嘴唇吻了下去,牙膏的薄荷味还留在嘴里,唇齿交缠间夹杂着一片清凉。


 


许博远把叶修稍稍推开了些说:“沐橙说你可能生病了,我看你个混蛋挺精神嘛。”


 


不安分的手探进了衣服里,有些冰冷,许博远颤了颤发出了一声轻呼,手指划过他的胸口,每一下抚摸都让他头脑发热,战栗不已。叶修慢慢解开了身下人的皮带,含着他的耳垂模糊不清的说:“许医生,先治治哥的相思病吧。”


 


2、


 


苏沐橙好不容易在网上预约到了神内科的专家门诊号,排在了今天去医院,就等着许博远一声令下。叶修失笑,许博远一来他就知道自己是吃败仗了,远距离恋爱让所有一切与他相关的东西都变得弥足珍贵,一条信息,一个电话,网游里的一次偶遇,甚至是争抢的同一个BOSS。人都站在面前了,刀山火海也要去,何况就是个医院。


 


苏沐橙这一招百试不爽,叶修只好缴械投降。


 


三个人在诊室门口候诊,好在是提前预约了时间,没等太久就进去了。


 


医生问了些基本情况,叶修想来想去都觉得好像没什么问题,答得很随意,许博远站在叶修身后伸手悄悄掐了一把他腰上的肉,叶修吃痛“嘶”了一声,回头就对上了一个修罗上身一样的眼神,叶修不可置否的耸耸肩,哥是真答不上来,如果问一句荣耀,哥讲一个小时都没问题是不是。


 


滚你的一个小时,你以为你是黄少吗。


 


黄少天的那叫垃圾话,哥跟他当然不一样。


 


医生敲敲桌子,你们说的都是垃圾话,全都闭嘴。


 


最后医生的问题还是由苏沐橙来答了,许博远待了没多少天不太了解插不上什么话,而女孩子心思又细腻,说的也清楚。医生开了单子要做进一步检查,叶修拿到手一看,洋洋洒洒好几项,太麻烦了吧,不过轮不到他抱怨就被架去检查室门口塞到了医生手上。


 


两个等待的人坐在检查室门口的休息区聊着天,他们的话题依然离不开叶修,他说了什么气死人的话,做了什么不着调的事,戒烟进展又如何了等等,聊到叶修小时候的糗事时苏沐橙总是津津乐道如数家珍,许博远想他应该拿个小本本记录下来,以后怼起叶修来不至于梗到用时方恨少。


 


“说起来今天叶修起得挺早。”苏沐橙随口提了一句。


 


许博远说:“哪里是他早,我把他叫起来的,不然赶不上预约的时间了。”


 


哦?苏沐橙露出了些惊讶的表情让许博远觉得有点奇怪,就问怎么了?苏沐橙摇摇头说没什么。


 


嗯,没什么的,他们都试过把陷入长时间睡眠的叶修叫醒,只不过没有一个人成功而已。头两天的时候敲锣打鼓就差打120了叶修还是纹丝不动,过了一两个小时他才自己醒了过来。


 


但不管原因是什么,苏沐橙想这都是好事,她感觉到自从许博远过来之后,叶修嗜睡的情况明显好转了,至少不会一睡就是十六七个小时,至少有一个人能把他叫醒。


 


连她都发现了,叶修心里肯定也很清楚吧。


 


这叫什么?披荆斩棘而来的王子吻醒了沉睡的公主吗?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。


 


“你笑什么?”许博远看苏沐橙乐又不可支的样子,跟着声音也带上了笑意。


 


“我只是很高兴,谢谢你一直在叶修身边。”苏沐橙手撑在椅子上两条腿上下摇晃,像坐在了荡起的秋千上,她先前焦虑的心情也总算平复了一点点,又问:“担心吗?”她指了指检查室的门,她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

 


许博远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,“检查中”的红色指示灯亮的有点刺眼,在鲜红的灯光下他的语气变得很平静: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因为有我在啊。”


 


苏沐橙闻言顿了一下,随即莞尔一笑说到:“也是,你会照顾好他的。”


 


是的,只要他在这里,许博远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。


 


3、


 


这几天叶修嗜睡的症状渐渐好了起来,醒过来后头痛也不明显了,竟然还有点神清气爽的感觉。十二点左右时他推开训练室的门,里面的人齐刷刷抬起头看着他,脸上表情丰富多彩,总结来说就是一世界名画——《呐喊》。


 


“要闲着没事就给哥加训。”叶修懒洋洋的说了一句。


 


一群人又齐刷刷的看回了自己的电脑。


 


许博远觉得叶修神清气爽过头了,君莫笑抢起BOSS来简直骚的不要不要的,下手快狠准,看蓝溪阁的BOSS捂着心口又倒在君莫笑的裤腿下,气得他想把兴欣的电闸拉了。


 


“叶修!怎么哪儿都有你!”许博远摔下耳机踹了一脚伸着脖子窥屏的叶修。


 


叶修躲了躲说:“别激动,踹脏了还不是你洗。”


 


“滚!老子不伺候了!”许博远想来套降龙十八掌让叶修见识一下中国武术的博大精深,衣服角还没碰到叶修就夸张的喊了起来:“哎哟,家暴了家暴了。”


 


在地图上没散的各大公会纷纷关掉了耳麦,你没法阻止别人秀恩爱,不听不就完了吗!


 


“走走走,电脑关了,拿报告去。”许博远哼哼了一声把围巾丢在叶修头上。


 


叶修给围巾随便打了个歪歪扭扭的结,他这不是挺正常了吗,还拿什么报告,大老远的跑。正嘀咕着,手机很适时的响了起来,叶修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忙把许博远拉了回来说等等。手机里传出的是一位女性的声音,轻柔甜美,许博远见叶修笑得跟花儿似的,当着他面搞外遇?对象还是个异性?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修。


 


那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

 


从出租车上下来跟着叶修七拐八拐,许博远一直是一脸茫然,搞不懂,苏沐橙还等着他们拿检查报告去给医生确诊,而现在他们站在一间看上去大气而有深度的工作室门前,叶修把迷迷瞪瞪的许博远推进了门,里面更是别有洞天。


 


许博远看出来了,这是一家珠宝工作室,他环视了一圈,装修风格沉稳,展示区摆放的每一件物品都宛如艺术品,光彩夺目,蓬荜生辉。他靠在玻璃柜面上,映入眼帘的一排戒指像一颗颗星辰在丝绒盒子里绽放璀璨的光芒,仿佛整个银河都装在了这个小小的柜子里。许博远摸了摸自己的嘴角,果然是上扬的,和他莫名有些飞扬的心情一样。


 


好像是明白了什么,他转过身,叶修和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就在他对面随便找了张椅子坐着了,他向叶修伸出手动了动手指示意了一下说:“看来荣耀教科书叶修先生今天要求婚了。”


 


“没错,哥就是来求婚的。”就算先被说破了,叶修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,放在他面前的手骨节分明,总是替他忙碌家务所以手指上生了几个薄茧,握住这只手对他来说就是握住了整个世界。他在许博远的手背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,叶修想他大概用了这辈子最认真的语气,他说:“许先生,嫁给我好吗?”


 


“我想娶的,没想过要嫁。”许先生撇撇嘴把手抽了回去,他手指又动了几下眨眨眼说:“戒指呢,叶先生想空手套白狼?”


 


“戒指在这儿呢。”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,从里面一间屋子走出来一位年轻女性朝他们打了个招呼,深蓝色的丝绒盒子在手里扬了扬。


 


哦?这个声音好像就是电话里的那位吧,许博远向她点了点头。


 


年轻女性把小盒子交到了叶修手上小声说:“叶先生,预祝您成功咯。”


 




冬天的黄昏来的早,落日余晖,天边升起一片暖黄,照着西湖也染上了层金光,寒冷的风吹皱了湖水也吹散了倒映的落日,但吹不走依然流连忘返的游人。


 


两个人肩并肩走着,穿梭在游人之中,从工作室出来后顺便去买了个菜也顺便来感受一下H市冬天的美景。许博远拎着菜,手指上多了一个东西卡着塑料袋让他感觉有些不习惯,他把塑料袋换了个手拎,举起另一只手在夕阳下张开手指,折射出一个细小的银色光亮。


 


被套牢了,用一枚刻着叶修名字的戒指。


 


叶修拉住了许博远抬起的手藏在冬衣长长的袖子里十指相扣,两枚金属碰在一起发出轻不可闻的叮当声。叶修笑他一路回来看到现在,有这么好看吗。许博远佯装嫌弃的说我是觉得尺寸不合适,紧的都勒住了。叶修说哦那挺好的,一辈子都摘不下来了。


 


一辈子吗。


 


许博远停下脚步,两个人牵着手一前一后的站着,叶修回过头问怎么了?


 


“你会不会离开?”


 


他想一辈子对现在的他来说或许有些遥不可及,但是有过这枚戒指也足够了。


 


然而回应他的是一个寒风中温暖到让心发烫的拥抱,周围有很多人都向他们投去了目光,他怔住了,塑料袋掉在了地上,一颗土豆骨碌转了两圈差点滚进了西湖里。


 


叶修说,我不会离开有你在的地方。


 


4、 




醋忘记买了,叶修又去楼下超市跑了个腿。


 


回到家开门进去后整个屋子里有些安静,就这么一点点大的地方叶修张望了几下,许博远人呢?


 


厨房半掩着,煤气上煲着的汤咕嘟咕嘟冒泡,飘出一阵阵香味。G市人的下厨房的手艺真的是一绝,兴欣众人羡慕的不得了,叶修总是笑得很欠揍的说收起你们嫉妒的嘴脸。其实这都是许博远后来学的,炸了多少次灶台,被迫吃了多少黑暗料理只有叶修心里清楚。


 


他推开厨房的门,没有人。


 


“小远?”他喊了一声。


 


他推开卧室的门,没有人。


 


“许博远?”叶修又喊了一声。


 


丢下一锅子汤跑哪里去了?出去了?还有什么东西没买吗?打个电话给他不就好了。


 


“你叫魂啊!”


 


突然有个声音冒了出来,叶修被吓了一跳,许博远在卧室门口用汤勺指着他的鼻子。


 


“你去哪儿了?”叶修看着许博远手里的汤勺,下楼带个汤勺干嘛,刚买的?


 


许博远走去厨房说:“我在厨房啊,你刚才不是进来过了吗。”


 


在厨房?叶修不说话了。


 


 


一点多了电脑还亮着,叶修靠在椅子上在做团战分析复盘,时不时传出的键盘声在宁静的午夜里尤为明显。许博远半梦半醒的眯着眼,他等的困了,而叶修的背影还在电脑的微光下。他想了想还是从床上起来打开了卧室的灯,因为光线太暗看电脑对眼睛不好。


 


叶修有些抱歉的说:“吵醒你了?”


 


“孤枕难眠啊叶修大大。”许博远从背后环住了叶修的肩膀,屏幕里左半边开着兴欣的前一场比赛的录像,对上了一支后起之秀,当时赢得算是磕磕绊绊,右半边开着文档,密密麻麻的记录了一串要点。他捏捏叶修的脸说:“叶指导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还以为自己是小年轻吗。”


 


“哥睡了快一个月也该醒醒了。”叶修移动鼠标把录像倒回去重新播放,前段时间睡得太久了落下了好几场比赛,不过好在兴欣的每一个人都能独当一面了,他不用像刚起步时那么操心。


 


“不听话是吧,我可要提问了。”许博远双手蒙住叶修的眼睛说到:“荣耀重要还是我重要?”


 


问完两个人都哈哈笑个不停,叶修说这个问题比掉水里先救谁的含金量高了不少。许博远说那可不,提问要有针对性。他搬了个椅子也坐在了电脑前,头靠在叶修肩上,叶修也顺手揽着他,复个盘居然复出了些岁月静好的味道。


 


如果都是真的那该多好。


 


是该醒醒了。


 


他爱的人的未来不在这里。


 


“赛场对你来说特别重要对吗?”许博远说的很轻,没等叶修回答,他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:“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对吗?”


 


“兴欣是你全部的心血对吗?”


 


“小远?”叶修打断了许博远的话,他听出了些不对劲的味道却说不上来,问到:“怎么了?”


 


他侧过身扣住了许博远两肩让他们面对面坐着。许博远吸了吸鼻子,脸上的表情既像是痛苦又像是松了口气。叶修不由自主的用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许博远的眼角,是干的,看似平静的眼睛却好像随时会决堤一样。


 


许博远突然变得有些奇怪,到底怎么了?


 


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搏动,没由来的心慌感变成了一张致密的网,从头发丝到脚趾,牢牢地裹住了全身,叶修关了文档,关了录像,关了电脑,甚至拔掉了电源线,他咳嗽了一声,稳住了自己的声音说:“胡乱想什么呢,睡吧,我明天再看。”


 


“叶修。”许博远拉住了叶修的手,两枚戒指又碰撞在一起,叮的一声,这大概比全世界最美妙的音乐还要动听,然而他却要说:“很多人都在等你,回去吧。”


 


“回哪里去?”叶修不自觉的握紧了许博远的手,脑子里像埋进无数根刺,不知为何头又开始痛了,他皱着眉头忍着,他不想放过许博远的每一个表情,希望能看出些什么,然而许博远此时就如同没有波澜的湖面一样,静的不像话。


 


“沐橙一定在哭,你不心疼吗?”


 


“爸妈肯定急的头发都白了,别让他们担心。”


 


“你现在这个样子,黄少都要沉默的说不出话来咯。”


 


“战队也少不了你啊叶指导。”


 


“接下来兴欣有很多场比赛,还有很多事要做。”




“你不能在这里停下脚步。”


 


“梦该醒了。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叶修安静的听着他讲完没有再打断,絮絮叨叨的提到了好多人,唯独没有许博远自己。


 


“那你呢?”叶修问到,他心里像下了一场铺天盖地的雪,很冷,卧室里的暖风起不到一点作用,从许博远的话里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。


 


“至于我……”许博远捧住叶修的脸,戒指因为手上的温度也变得温暖,他和叶修额头抵在一起,所有的话最终化为一个绵长的亲吻。


 


至于我,就不能陪你了。


 


公主被女巫困在了梦境里,王子不远万里而来吻醒了沉睡的公主。


 


多好的故事。




女巫是他,王子也是他。


 


起床了,睡美人。


 


5、


 


叶修缓缓睁开眼,白色的灯光在他眼睛的正上方,太亮了。头很痛,像被劈开了两瓣一样,身体也很沉重,除了手指都找不到其他知觉。耳边非常吵,有人跑动的声音,有人哭泣的声音,也有人喊着什么。


 


医生?谁在喊医生?沐橙吗?


 


他动了动手指,好像少了什么。


 


他的戒指呢?


 


哦对了,不久前刚刚订的,要等一个月才能拿到。


 


6、


 


X月X日,H市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,一辆货车失控冲入人行道,造成两名行人一死一伤,伤者已送往医院救治,具体事故原因警方正在调查中。




FIN




脑洞源自周深《大鱼》的一句歌词:怕你飞远去,怕你离我而去,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。

评论

热度(379)